首页>>读书月专栏

 

 人与书的相遇

如果你要找我

我一定是在图书馆

如果我不在

那我一定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题记

 

就说今年开学伊始,每天都去学校图书馆,今天又是世界读书日,适逢图书馆有征文活动。写篇短文,算是絮叨絮叨我和读书的情缘吧。

鲁迅先生曾经把读书分为职业的读书和嗜好的读书两种情况,职业的读书和木匠的磨斧头,裁缝的理针线没有分别,有时还显得很痛苦,很可怜。而嗜好的读书,犹如爱打牌的人一样,打牌的妙处在一张一张摸起来的牌永远变化无穷,而嗜书的人在每一页每一页里,都觉得有深厚的趣味。无独有偶,周作人先生对读书也有一个奇特的比喻——好读者如喜好抽烟有瘾者。周氏兄弟对读书都是从嗜好方面去谈的,有点书痴的味道。倘要是真从这个角度去讲,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显然,我并没有嗜书如命,也非书痴。或许我更多的也是职业的读书,即使如此,我还是在尽力去保持一定的阅读,这倒不是说热爱读书就是多么小资还是文艺的事情,更不关乎什么附庸风雅了。

大学毕业后的几年里,因为工作的繁琐和生活的颠沛,甚至有好一段时间,我几近乎丧失了阅读。感谢命运之神的垂青,让我有幸再次来到大学,走进图书馆。于是我格外愿意每天安静地坐到这里,算是对渐渐逝去的青春年华的留恋和追讨吧。有朋友问我,你每天去图书馆,都看些什么书呢?我说瞎看。朋友的目光告诉我,他并不以为然。

瞎看,只因为我没有打算从这里带走多少知识,也未曾想过因此我就变得道貌岸然。瞎看,只因为是人与书的相遇。

打开一本书,巴赫金正在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众生喧哗的时代。但当我走进图书馆,看到那些站立在书架上的排排书籍,它们沉默不语,似乎是在代表着另一个世界和时代;那里有那么多的时代和每个时代里的人物——他们也是那样的静默,却又是超越时空的存在着。或许他们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很多年,但他们的精神和风骨却在永存。他们的静默不语却又包罗万象,这一切都会给我极大的感染。是的,正是这些安静到寂寞的书在剔除我的喧哗浮夸,而我的内心得以片刻安宁,我也有幸得以看到了另一个时代。人与书的相遇,让我看到了另一种精神和风度。我并非以精神卫道士自居,只是喜欢与书相遇后带给我在这内心的安宁。

人与书的相遇,不是因为要享食千钟粟,要住到那座黄金屋,也不是为了遇见那个颜如玉,当然,如果运气不差的话,书桌的对面也会坐着一位静谧从容的女孩。如果真要从现实功利主义来看,读书恐怕只是一项无法保证丰收的艰苦耕耘,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读书本身是形而下的,所谓寒窗苦读,即是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读书的收获却是形而上的。书会展示了生命的原生态和人生的丰富性——灵魂的坚守和道德的敏感,生命存在的伟大和自由的永恒;在书中可以自由地思考和想象——被囚禁的智慧又会火一样的贪婪和厉烈。更重要的是,在书里,我又看到了那个当初的我,那个质朴如初的农家孩子。正应了那句老话我们读到的是别人,看见的却是自己。读书也并不是急于窃取某种知识或技能,而使我们对待读书的态度变得紧迫和功利。读书应该是是一种修养,一种习惯。

梭罗在《瓦尔登湖》里写道,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若生活得诚恳,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现代文明使我们生活的空间变得逼仄而狭隘,我们还能找到那个遥远的地方吗?我想那个遥远的地方一定是存在的,它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图书馆,那里弥漫着书香。它会让生命和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我们所处的世界和生活是干燥的、机械的、呆板而锋利的,是逼仄的让人纠结的,而生命本身是水的、湿润的、柔软而坚实的,是深沉的让人敬畏的。人与书的相遇,是寄生命于那个遥远的地方,让生命和生活有一定的距离,人与书的相遇,也是遇见了另一个自己,一个更好的自己。是的,去图书馆,让人与书在这里相遇,让我们遇见更好的自己。

人与书的相遇一定是美好的,是美得可以静止的。我艳羡和喜欢沉浸于哲学的思辨、艺术的博大、历史的深邃和文学的雅俗之中的感觉,而那该死的英语会让我忍不住去轻轻抬头时,图书馆墙壁上挂钟的指针已在正午之后,或者是一个晚上,在图书助理员粗暴的吆喝声中断去了妙境,这个时候,我知道一天结束了,或许我会为自己在这里的充盈感到欣慰和自豪,抑或为不知道卡列尼娜在下一页的叙述里是如何受到羞辱和被抛弃,而以一袭黑天鹅绒长裙卧轨结束了爱情和生命无限感伤。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这里我与书相遇,而我也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2014/4/23夜半

新疆大学人文学院2013级中国近现代史,高子晨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