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烙了印的岁月

过了花季的年龄,总会不由得感慨时光的飞逝,也会时不时地怀想当初。不曾觉得,我已经在新疆乌鲁木齐这座城市,生活了7个月了。还来不及追问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日子,都去哪儿了,看不见的时间又已从窗外窜了出去。

   读研以来,大概是闲暇的时间又多了些,伴随着,一个人发呆的频率也高了许多。生活在这个还不熟悉的城市,我总会莫名其妙地觉得孤单,心里空空的,缺了太多的东西。我变得更不多言了,有时甚至会有意躲开熟悉的身边人,也不喜欢呆在宿舍,而此时我唯一想去的只有图书馆,我喜欢呆在那里,那里让我感到有归属感。说不上来的感觉,莫名地,不开心时,只要在图书馆坐坐某个凳子、走走某条走廊、翻翻某本书,整个人就会觉得顿时轻松许多。也许是三毛,她的她的坦荡、乐观、勇敢与直率总会将我因自卑而烦恼、嫉妒的亚健康心态一扫而光。又或许是那本《心态决定一生》,她有着神奇的力量,简单的字里行间,却蕴含着让我悟不完的人生哲学。每次的开卷,她都会让我紧绷的神经得到缓解,让我混乱的思维得以梳理,让我烦躁的情绪收受到调节,让我起伏的心情找回平静……   

这座并不雄伟的新大图书馆,就如本科母校的图书馆一样依旧让我喜欢。对我而言,她并不仅仅是一座藏书的四层建筑,而是我可以随心所欲小城堡。每每置身于各个阅览室时,我都会肆意地享受着我所身处的那座城堡,那里有如教堂般的安静与惬意,有似沙漠鬼城般的神秘与诡异,也有大西北的豪放与狂野。如此多的书籍,偌大的一个图书馆,数不清的故事,阅不完的传奇,这里的一切都透着大千世界的奇妙。有时随手抽出的一本小册子,就会让我陷入黑格尔那似懂非懂的的哲学沼泽;而有时偶尔间的一瞥,哪怕只是个书名,也会让我浮想翩翩,满满的都是泰戈尔般的浪漫,琼瑶式的爱情。有时,甚至会觉得眼前所有的书被施了咒语,只要我挑到它们其中的任意一本,书中的密密麻麻的字就会活起来,然后佟佟佟地跳进我的眼睛,然后在脑袋里自由上演各种版本的桥段……在这座藏书的城堡里,感觉整个人都是放松的,当我在享受阅读的美好时,暂时抛开了压力,也忘记了心事。任由另一个自己自在地穿越古今,穿梭中外,领略中亚的传奇,感受东欧的浪漫,体会北美的风情,遐想大洋彼岸的那片孤岛……

图书馆自修室同样让我喜欢,在这个自修室里有若干个某某,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也许对方是研究生,也许对方是本科生,更或许他是博士生乃至是一位年轻的老师。但我们却也不好奇去探个究竟,我们只会觉得大家都是同窗共读的同学。我们不会觉得被打扰,也不会觉得有义务向别人做自我介绍。然而,如若有缘,也许下一秒我们就能结识一位良师益友;倘若无缘,我们也就只是彼此的路人甲。不同的专业,不同的学历,不同的我们只因顶着这相同的天花板成了相同的同学

远处山头的又是一番夕阳西下的景象了,自修室里,我们每一个人都忙着自己学习。一二翻书声和沙沙的写字声与窗外枝头鸟儿的喳喳声显得格外和谐,透过玻璃窗,有一缕阳光绕过我的脸颊,暖暖的,光线印在书桌上,移到我最喜欢的那本《基督山伯爵》上。这时,我不由得会停下来傻傻地发会儿呆,也许脑子也有闪过各种画面,然而那份坦然、平和却是从来都不曾缺席过的。我试着努力地留住那一瞬间的感觉,将简单而平凡的幸福感印在脑海里。那么,日后回忆起自己的学习生涯时也肯定是会带着微笑的。

新疆犹如四季的春就是这样的让我们措手不及,没觉得, 窗外已是沥沥细雨,春末的风吹动着馆外的那排我叫不起名字的树,树下那对撑着白点的花伞恋人似乎在说着些什么……而此时在我耳边却回荡着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枝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

 

 

新疆大学人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2013级硕士 朱佳伟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