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我和世界之间

在我和世界之间/你是画框,是窗口/是开满野花的田园/你是呼吸,是床头/是陪伴星星的夜晚. ——北岛

                                                 ——题记

 

我顺着螺旋楼梯缓缓前行,望着满目琳琅的书籍,感觉像走进了知识的象牙塔,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恨不得博览群书,像钱钟书一样横扫图书馆。

两年过去了,虽然没有了第一次进图书馆那样的野心,但对知识的敬崇仍如当初一样。我有时候想,教堂可以让朝圣者肃穆,净化心灵,图书馆也可以起同样的作用,但不同的是,在图书馆里,没有教条,没有群体的膜拜,每个人都是一座安静的孤岛,在文字中与另一座孤岛交流,从中启发,找到各自的意义。

小时候,我就特别爱看书。那时我家周围还没有书店,于是,母亲总会大老远地给我带来杂志,像《读者》,《小小说》,《儿童文学》,《故事会》我都爱不释手,喜欢的文章会读好几遍,遇到动情之处,则会潸然落泪,愤懑之处,则会捶胸顿足,好一会才平息下来。几年下来,我的书房俨然成了一个小小的图书馆。书虽然多,但几乎每一本都会包上书皮,分类存放。也因为这些书,结识了后来一辈子的朋友。

中学时有了自行车,市里也建立了一座比较大的新华书店,每到周末,我便骑着车一路飞奔到书店,往往一呆就是一个下午。就这样,在多少个愉快的下午中,我读完了《飘》,《傲慢与偏见》,《麦田里的守望者》,《八十天环游地球》等等。也是在那段时间,世界的概念逐渐清晰起来。虽然现实生活的三点一线生活枯燥无味,但透过文字,你就能发现绚丽多彩的世界。也许有人体会不到凡尔纳闭门造车的快乐,但我体会到了,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受。

读高中时,学校比较小,没有图书馆,倒是自习室有各种各样的报刊杂志。长大了,自然意识到自己与社会的联系,我又转而关注哪些每天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有一句名言:因为民生疾苦,我才知道自己是在人间。通过报纸,我才知道了罪恶的象牙贸易,中东的和平似乎遥遥无期,甚至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着为数不少的奴隶,在印度,在南非,甚至在富裕的阿联酋!

经历了高中,进入大学更多了一分坦然。没有了小时候对世界的好奇,对名著的热爱度也少了几分,也没有年少时那么的愤世嫉俗,漫步在图书馆里这本书翻翻,那本书也翻翻,一会便索然无味了。

然而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在一个下午,我我无意中拿起了所罗门的《哲学导论》,仿佛是清风送来了他,仿佛是麻雀教会了他,仿佛是神秘的路标指引着他,觅见了远方怒放的兰花。--爱默生。就这样,我和哲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曾经遥不可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变得亲切起来。因为他们对正义,公正的追问与探寻在两千多年的今天仍是我们伦理学所探讨的重要问题之一。希腊哲学的批判精神仍在启迪着人们,告诉人们真理的可能性。

这些就是我与图书馆的故事,或者说,这些是我的图书馆如何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使我成为今天的我的故事。人扎根于书本,博取众长,自然而然地成为一个移动的,有特色的微型图书馆,然后,他/她再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影响他人,与他人共享这座图书馆的资源,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我不清楚下一个图书馆将带我去哪,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不管在哪,都必须像花朵朝向太阳,随时接受阳光。

 

在我和世界之间/你是海湾,是帆/是缆绳忠实的两端/你是喷泉,是风/是童年清脆的呼喊。  ——北岛

                                                      ——后记

 

 

新疆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建筑2012-1  王弈谨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