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新疆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  金华

流年散淡,始终有你
如果有一天,我站在专属自己的“舞台”中央,我一定要以最恢宏而诚挚的情感谢谢我的“伴侣”:此生最幸运的事——出生那天遇见的是你。
结缘宜早,相恋至深。25年前的雪冬,这个女子出生在一个贫困小山庄,那里文田贫瘠的像没经播种的土地;后不到半年,被送到另一方的外婆家——夫妇为教师出身,家中躺着一木箱又一木箱印黑色“印子”的纸,那是这世界至上的宝藏。两三岁,孩子开始痴迷钻进各种各样不同的“印子”纸堆解决好奇心,然后抓着形形色色的“笔”在院子里涂鸦。严厉的教师绽开了难得的笑容,常常带孩子去学校“溜”,也偶尔极严肃地给她念一段话,或手把手教她写几个歪扭的字。以后的时光里,那一箱箱泛着神秘味道的纸“印子”成为孩提时的天堂,陪伴着整整一个无忧童季。5岁后,进入学堂日日以书为伴。从此,它成了我漫长而又短暂岁月里最长情、最忠实的至交。
幼时,它以无华的性情予我作文每每在全班诵读的机会和小伙伴中“故事书”的名号,当然那时我并不明白是因了它的缘由;后来,它是我花季、雨季里理智而温心的导师和益友。在整整一个明媚而又氤湿的季节里,它静静地倾听我所有的烦恼、故事和秘密,并理性地告知我最后的结果——一切终究会“晴”。所以我终顺利、安然地渡过我绚烂灼人的花季和那段不可再来的氤氲“雨季”。也同时练就一支在这所有成长岁月里常伴同行的秃笔,结交了一位知己;如今,我们已然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一天不读,便觉生活俨然缺了空气,呼吸着都觉得空洞。自此,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不可改换的习惯、人生的一种鞭策、生命的精神饮水;未来,它将是我不惧困苦、无畏前行的动力和精神支柱,是我最坚定的精神伴侣。惟愿:终于沉思,葬于书海,萌芽于冬,绽放于冬……
与书为友,生旅晰彻
交友重在一个“缘”,也即“意”合。敞扉无忌、彼心我心,方可友之。与结友一样,读书的第一要诀是信任。我是一个带着文科气息的理科女子,所以理性而又感性,且同时热恋大自然、深喜自由,在书的选择上随心而定——并非定要重逻辑或是偏倚情感——闲暇或不闲暇时喜于静静地细品几句《诗经》,臆想清简的水墨画风;钻进书堆,自然科学版物也能如痴如醉;报纸期刊倒是要经常看的,除要了解国之政事,也必要写些“稚气”的评论以为思想找寻出口;喜欢哲学中的世界观念,也明晰深入其中自己和自己总要有打不完的“架”……你之所以是如今这样的自己,正是因为这一路走来所挑选采撷的东西使然。
儿时是满目简笔的黑白画书、各版童话和口述《西游》《红楼》;青春之季,除醉心于外国文学和宏大史诗外,也和同龄人一般读几本饶雪漫、明晓溪和韩寒、张小娴,而更倾心三毛;少年思如狂羁的野马,便将不同领域、不同时代、不同品质的文字翻了半座山:但丁、歌德、莎翁、霍金、双司马、班固、南于北毛周、金古温梁萧…一如既往地敬视着鲁迅;如今,倒是挑剔了些,不过读书仍是生活里最不可或缺的部分,可与饮水、吃饭比齐,构建和升华自我。
至今始终觉得,此生性格里很多东西都与我的这位至交相关:爱憎分明、刚正却细腻、理智而富情感、冷静中又染着些许诗意,许多人说万事淡然能想的透彻、但也易伤春悲秋。我想这大抵是因为中外、古今、数学诗歌…两相极端的思想路径同时阅读的缘故吧。
小时候童话读的倒不很多,但在童话的世界里总是那么鹤立鸡群地存在着的善良影响我这一生。诚然也有些许人批判童话的敝处,但始终觉得:孩子定要有童话,他她们的眼睛和心灵是不同于成人的,他她们总会有自己别样的“?”,他她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性。孩子的世界里一切都“活”着——当然,成人若愿意的话也可以是。长大后又回头读安徒生、格林和伊索,有了更深的、不同的见解。成年后,我开始并不为丑小鸭感到难过,而为她有其它天鹅所没有的经历而感幸运,终觉那会是她鹅生里最值得珍存的财富;为豌豆公主的婚礼雀跃之余也觉她未免太过娇贵;当然也会想象真的有天堂这种地方,卖火柴的女孩可以与奶奶简单幸福地生活。
有些故事是专门写给孩子看的,而有些是为大人。十几岁的时候遇见《小王子》,至今每见愈新地读过数遍,每次读罢都萌出新的体悟,最近一次被“知己”二字重重地撞进了心门。后来在繁杂的书海里刨出了《夏洛的网》,说实话并不青睐幸存下来的威尔伯,而深爱着那只伟大的蜘蛛——夏洛,她对威尔伯的帮助超越道德的至高界。而我始终觉得:能够将自己生命的延续用以持续的帮助,这是最伟大而浪漫的友情。因了夏洛,又一次在偶然的时空里“捕获”另一只勤恳、善良的——苏菲。被所有的冷漠、挫折和厌弃洗礼之后,她仍然怀着善良之心勤恳地、坚持不懈地完成着自己的“杰作”。没人知道当我看到那位妈妈给予她一个笑脸时,我落泪了;最后她织结的 “杰作”终于得遇惜取之人——物值所用,那时我带着欣慰和眼泪的笑应是有些傻气的罢。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终会遇见那么一个善良之辈,值得我们倾心以注去为他她做一件事情——一件编织上整颗心的事情,编织上心的作品是最珍贵的,那时我们毕生伟大的杰作就会真正完成。然后,心血耗尽随之而来,但即便如此那也是极其满足和快乐的。
此生,我始终觉得善良是这世界上最为美好和珍贵的品质,白色谎言和自我牺牲倘若是为了这个缘由,那是多么值得原谅的事情。
不过,自然科学和人文社科文的魅力各有所长。作为自然科学领域中一颗毛头小孩,或也是自小受了父亲拆卸测修的影响,对像机械、电学、生物、地理存了兴趣。然而,起初读“巨人”霍金是极其艰难的,因为初时没有厚实的专业知识作为铺垫和衔接枢纽,那时国内做天体物理学的学者还相对较少,而且在本领域发展速度缓慢。加之自身又是一个天体物理的业余者,根本触不到核心的科学问题,眼界自然也没多么广博。所以当时读起来艰涩无比、困难重重。当然,像《相对论》这种不断发展着的科学问题,有时可能需要一生的时间去慢慢跟踪、解读和钻研。相比而言,《进化论》就显得可爱亲切得多。
许多人嫌弃冰冷的科学条框,但我说:不必觉得自然科学艰涩无比、枯燥无味,自然科学是大自然能够存在和正常运转着的全部奥密所在。解读自然科学需以极为厚实的专业基础知识为“肥”,且越至高层次、深程度越需要广泛的知识储备量与各个学科之间的多重衔接。但这不是苦难的开始,而正是收获的开始。当你以极大兴趣去钻研解读一个问题时,却被戛然卡住,这时怎么办?找通导和解决的途径!于是你需要去一步一步地翻找领域内和领域相关学科的理论资料,然后细心汲取、研究请教,再逐一攻克。这是最能快速和完整获取知识的方法。很多自然科学工作者都具备极好的自控能力和极强的学习能力。其实,恋上自然科学是一件极为快乐和幸福的事——这无际浩淼的宇宙之奥妙,你透彻其中些许难道不值得快乐吗?
腹有诗书气自华
读书是一种修养自我的过程,漫长而又精致、宏大悠远。
倾注在阅读上的每一秒,都会沉淀为将来更好的你。”你遇到的每一个文字都会成为修养自己的一粒筑路石。如果不能肆意地尽情阅世,那么将“旅行”间歇留给阅读。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很多人都是带着沉沉的躯壳,被羁绊着、不可随性飞离的,而这时阅读能恰如其分地弥补这份遗憾。你可以没去过印度,但可以深读泰戈尔;你想见识法国式的浪漫情怀,那么读上几本值得的法国本土笔者作品至少是可以了解它的历史文化渊源的;如果你读过歌德和席勒,你就会知道德国的铁律中也有浪漫;要了解英国人的思维和风度,那么读一读阿瑟·柯南·道尔,保证能不虚此“行”。
在读书的所有境界里,我最赏一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现代的王国维也曾抒过读书的三重境界:第一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重——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如今,读过不多不少的几本好书,刚过“衣不解带”“为伊憔悴”的境界,但于浩瀚书宙中,“蓦然阑珊处”怎能那么轻易就遇见苦寻的“那人”。活到老,学到老。倒不真是说定要刻苦用功至“一抔黄土”那一刻,而是一个不断积累沉淀、螺旋式上升的过程。阅读也是一样,时不时地翻拣翻拣、搜寻搜寻,甚至是回望一番,总会有不同的收获和进步。而这种以原有的积淀和阅历为基础的收获和进步会像裂变反应一样,不断增加以致达到另外一个境界。
在文字与思想合体的上空,我遇见几位女子,她们或多或少是涵着这样几分“华气”的——清冷温柔的冰心、智慧果敢的杨澜、明媚忧郁的三毛、知性又有些地气的青音、理智大情的柴静……因为爱好遇见几多人,每一次将他她们闪闪发亮的美好品质集于笔端,且行且品、缓缓流泄在白净纸页上沙沙作向时,都想:自己应从它处多采些“芬蜜”再进修自己。
作为自然界最具好奇心的物种,我很庆幸人类进化史上有了这样影响深远、智慧的传承珍宝;也欣喜地为自己初心所遇而倍感幸运。双捧一掬心香,愿与你为侣、长行不懈,此生幸事也。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