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新疆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2-1班  郑豆豆

午后的阳光透过无色的玻璃窗,徐徐地照耀在空无一人的书桌上。尘埃在光线中飞舞跳跃,最终缓缓地落向地面。在这一天中最静谧的时刻,时空为我插上翅膀。穿越百年,走近你;走近你,流诸笔端的天籁之音。记忆的洪流裹挟着岁月的沧桑不断远去;可你在我眼里,却如此清晰。
那本从儿时便陪伴我的诗集,躲在书橱的角落里,悄无声息。我凭着记忆找到了它,熟悉的封面不由地带出了一连串曾经的回忆。
“夏天的飞鸟,来到我的窗前,歌唱,又飞走了。”
“夏天的飞鸟……飞走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曲子可唱,一声叹息,飘落在地上。”
“秋天的黄叶……飘落在地上……”
才上一年级的我,被父亲抱着,一字一句地念着这些不带拼音的汉字。飞鸟?落叶?是说学校操场边那棵繁茂的古树吗?我曾看见高高的树杈中有一个小小的鸟窝,看不见小鸟,只能听见里面嘈杂的唧唧喳喳声;秋天,整棵古树像发怒了似的,头发都变成黄色。是鸟叫声吵着他了吗?大树不说话,枯叶一片片地落下,脚踩上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广袤的沙漠,狂热追求一叶绿草的爱,但她笑着摇摇头,飞走了。”
飞走了?小草会飞?
神游的我被父亲摇着肩膀,提醒着:
“快来念啊:如果你因错过太阳而哭泣,那么你也会错过群星了。”
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些诗句是如此的优美,只是跟着父亲,一页一页地,用细小的声音读着,懵懵懂懂地感受着来自印度诗人的浪漫情怀。
很多年以后,再回想起当年那些美丽的黄昏,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小学操场边的那棵古树。当小伙伴们围绕在树下嬉闹时,我却在一字一句地读诗。窗外传来他们欢快地叫嚷声,把我的心都带走了。我很想知道,那时树杈上的小鸟,究竟长什么模样?它们飞走了吗?明年夏天,还会回来吗?
目光落在手中的诗集上,泛黄的书页,还有儿时拿圆珠笔在扉页上的涂鸦,蓝色的油墨渐渐地渗入纸张,清晰的划痕却留在了纸面上。
这本诗集不年轻了。
我轻轻叹息。
再次打开它,翻到了熟悉的《飞鸟集》。里面有一些句子,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海水呀,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疑问。”
“天空呀,你回答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疑问与沉默,本不应该捆绑在一起。海水与天空,是蔚蓝的双生子。它们一个在遥远的高山,一个在宁静的土里。仿佛是两个面对面的朋友,又像是一面纯净的玻璃。一个问,一个答。一个永远疑惑,一个永远沉默。
也许泰戈尔是想告知我们沉默的珍贵吧!红尘世间,嘈杂的声音太多太多。天空的深处是另一汪海水,这里没有海波浪花,没有泡沫礁崖,它蓝的纯净。当我们浮躁的时候,用手掬一捧天空的海水洗洗耳朵,借用它纯洁的颜色,装扮我们清澈的心灵。
日光将书橱的背影拉的细长细长,太阳走到远山身边去了。尘埃停止了喧嚣,在稀松的光柱里慢慢安静。墙壁上的时钟恪守着它的职责,指针一圈圈地转动,针尖缓缓划过每一个数字;每一秒,都仿佛一个新生的孩子,接受着时间母亲的恩赐,绽放着迷人的笑靥。
手指划过书页,我继续读着。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的心里呢,花呀。”
这小小的对话,看似是花与果实,其实是付出与回报。当一株嫩芽上开满了花朵,就预示着会有甜美的果实在秋天报到。辛劳与汗水藏匿在花儿的心里,果实犹如一道彩虹,在花儿年轻的时候给她希望,在花儿年老的时候给她安慰。当花儿使命终结,最终凋谢的时候,果实就以他绚丽的身姿继续撑起花儿未尽的梦想。
翻过这一页,我的思绪还停留在花与果实的喃喃低语中。在泰戈尔的笔下,连植物都有了思想。它们会笑,会吵,会喧闹。世界在此刻仿佛停止了呼吸,静止的永恒就是在给万物提供活跃的场地。
飞鸟离去,新月悬起。有一个孩子把满载着梦的纸船放进了月亮的故乡里。
“我每天把纸船一个个放在急流的溪水中。”
“我用大黑字把我的名字和我住的村名写在纸船上。”
“我希望住在异地的人会得到这纸船,知道我是谁。”
“夜来了,我的脸埋在手臂里,梦见我的纸船在子夜的星光下缓缓地浮泛向前。”
“睡仙坐在船里,带着满载着梦的篮子。”
小小的纸船啊,你飘摇在粼粼波光的水面上。白天,你承载着放船孩子的希望;夜晚,你依偎在深蓝的璀璨星光中。银河是你的终点,你是银河的梦。遥远的天边一定会有一个异乡人,在回家必经的河边,拾起了这满载着爱的纸船。冰凉的水珠浸湿了船上的名字,却让爱变得愈加温暖。
这样充满纯真的孩子,在泰戈尔的笔下,恰似缓缓从纸张里走起,把诗人寄托在他身上的无限关怀,传递给每一个阅读他的人们。
远山微笑着,搂着夕阳转身走了。火红的天空,轻盈的彩霞在它的怀抱里跳舞。书橱的背影变成了沉默的黑色,空中的光柱也淡淡地失去了颜色。尘埃完全看不见了,墙壁上还依稀留着阳光的温度,带着模糊的光斑,成了昏暗的室内里唯一的光亮。我拧亮台灯,对面窗户上的玻璃立即浮现出另一个台灯与我。诗集在幽闭灯光下颤动着,新月却在窗外天空中歌唱。
《吉檀迦利》呈现在我眼前。
一只飞蛾迎着光亮在台灯下飞舞,却突然停在了泛黄的书页之上。我循着它看去,那瘦小的身下,覆盖着几句如莲花般绚烂的文字。
“春天开过花之后就离开了。如今遍地红花,而我却在这里留恋等待着。”
“潮水的翻腾声越来越大,黄叶零落在岸边的荫滩上。”
“你凝视着的是何等的寂寥啊!你是否察觉到对岸遥远的歌声中带着些许惊喜一起掠过天空?”
读到这里,我闭上眼睛。那遥远对岸的歌声仿佛就在耳边回响。单薄的音符穿越层层迷雾,透过夜色流淌进我的心里。我感受着,却无法描述。眼前,是泰戈尔朦胧的身影;他在遍地红花的时空里独自留恋等待,爱如潮水一般凶猛涌来,记忆的天空里,是他澄澈的双眸在不断地凝视。
思绪被遥远的露水打湿,我睁开眼睛。书页里的飞蛾不知何时已经飞走,原本被遮住的文字终于遇见了光亮,在陈旧的纸张上熠熠生辉。
花园里的园丁,用亲切与爱浇灌着娇嫩的花朵。
晨曦把温暖照进花儿们的心中,果实在年轻的生命里均匀地呼吸。
“你是谁,读者,百年之后读着我的诗?”
“我无法从春天的财富里为你送去一朵鲜花,从远方的云里为你送去一缕金霞。”
“打开门向四周看看。”
“从你繁花盛开的园中采撷百年前消失的鲜花的芬芳记忆。”
“愿你在心灵的欢愉中,感受吟唱春日里清晨鲜活的喜悦,让欢快的声音穿越百年时光。”
我是梦,诗人,百年之后读着你的诗。
你无须从春天的财富里为我送去一朵鲜花,从远方的云里为我送去一缕金霞。
我的心灵已向你敞开。
在你繁花似锦的花园里轻嗅百年前盛开的鲜花的芳菲记忆。
我的眼前浮现出你的所有瞬间,春日清晨鲜活的喜悦与内心深处欢快的歌声早已穿越百年的时光。
这一刻,是我与你的美丽邂逅。
合上诗集,窗外,夜深沉。
繁星闪烁着,深蓝的夜空,我听见它们在呢喃地低语。晶莹的群星,你们是否也在银河的怀抱中深深地相互称颂着?时光重回静谧,我梦想的翅膀安静地栖息在温柔的故乡里。触碰你的气息,聆听你的声音,最美的时光像指间的细沙随风逝去,永恒的回忆仍披着闪亮的丝巾,如此清晰。
伟大的诗人,梦幻的距离。你放飞一只风筝,我收到一种激励。穿越百年,走近你;走近你,流诸笔端的天籁之音。记忆的洪流裹挟着岁月的沧桑不断远去;可你在我眼里,却一如往昔。

从来,不曾远离。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