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黄昏未至,阳光温暖而不刺眼,一把木椅,一本简书,最是惬意。
从小时候的《白雪公主》童话书到如今纷繁复杂的各种名著杂志和心灵鸡汤,陪伴在身边的书一本本换,留在心底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觉得充盈。
看着那些图书馆里抬头埋头的身影,总有些许感动钦佩泛上心头。书影明暗里,他们的背影最美,就算只是那样远远看着,就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静了下来,所有外界的聒噪像是被无形的墙壁给隔开了一样,只留安静淡然在这里。看书的人们,斜靠在书架上,或端坐在桌前,有的干脆席地而坐,率真又纯粹,每每看到都觉得美好至极。书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当翻开它时,心就慢慢沉了下来。文艺的说法叫心生莲花,以前不懂,现在想来,这样形容看书的心境,再合适不过。莲,纯净,挺直。饱读诗书之人,也会给人相同的感觉。有人说:图书是圣洁的,起初不免觉得太过夸张,直到感受到那一颗颗渴求知识的心,感受到平静下的丰富内秀,感受到无声的变化,才真正觉得这一说法名副其实。
读书需静,也需独。纵观古今,震撼人心的篇章,大多都是以孤独为伴乐而作的,很多人恐惧甚至躲避孤独寂寞,到头来生活是丰富了,可却没意思了,只有不断地跑场而已。看书与著书是相同的,越孤独才越动人。因为身旁空无一人,心中一片寂寞,文字看起来才富有满满的情感。这时的文字,是会发光的,这时捧着书的人,也是闪耀着光芒的。书中可能没有黄金屋,可能也没有颜如玉,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孤独时分,能给自身一点点慰藉与指导,就已足够。我从不认为孤独与忧伤悲哀等带着灰色的词语相关联。恰恰相反的是,孤独常常是自己最自由,最真实的前提。“孤”有韵味,“独”有傲气。学会孤独也是一节成长的必修课。在公共场合,我们也许善于交流,左右逢源。可独自一人时却觉得焦躁不安,有人将这种现象定义为“无法与自己友好相处”。治愈这种“疑难杂症”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困难。一盏清茶,一本书足矣。只要自己独身一人也快乐有味,就能与自己友好相处。愿奔波忙碌无暇与自己好好相处的人们,都能在自己独自一人时,通过书的沉静而沉淀下来,享受与自己相处的美好时光。
感受得久了,就会发现书是一种奇妙的存在,它不仅仅是许多纸页摞起来的客观物体,更是带着情感的隐形朋友。可翻阅寻找人生良方,可倾诉郁结伤悲,可书写生活轨迹,可......“读一本好书,就像与一位好友促膝长谈”,这种感觉多棒。我倾我所有烦恼,它安静无言聆听—真是不可多得的陪伴者。我看别人写的故事,也做了一个写故事的人。久而久之,沉醉在别人的故事里,行走在自己的故事里。
善读书之人,往往平和柔软。由书中所得来的不可言传的感悟,最终融入身体里,由一举一动而散发。平和柔软的不仅仅是语气表情,更是心灵,再往深处,才发现那是藏在心底里的快乐。
读书,不怕不求甚解,皮毛也可,深究也可,珍贵的是将浅读来的深藏在心里,伴随着自己一路向前,正是所谓的“浅读于书,深藏于心”。其妙处与快乐,身处其中感受才是最深......
 

 

新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金融14-1 顾雨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