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书香馆邸 ——读书与写诗

作者:杜林    人文学院历史学(文博考古)131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在“吐故纳新”的呼吸声里流失的太多,以至于多年前的往事恍如昨日才发生。诚然,我已记不清有多少 “昨日往事”,发生在这“汗牛充栋”的图书馆里,而且明天还会在我的记忆里,添加一个全新的“昨日往事”。

 读书

十年的求学之路,让我能够从容的踏入新疆的最高学府——新疆大学,但是在这十年的光景里,我也错过了触手可及的机会——了解新疆。我为此懊悔,可我又无从下手,值得庆幸的是,我在一次有“硬性”参与要求的讲座中,认识了一位新疆的探险家,关于这片神奇的土地,他写了许多的著作。诚然,他的讲座和书籍给我指明了一条认知“第二故乡”的路,我开始购买了他的多部著作,在繁忙过后的傍晚,来图书馆寻一个安静的角落,坐在一张漆红色的桌子边,饶有兴致的沉醉在新疆的“往事”里,并借此让劳碌了一天的大脑,能在优美的文字中得以放松。

我在图书馆阅读的第一本书是《发现新疆:寻找失落的绿洲文明》。书不是很厚,但是书中对天山以南的绿洲描述,真实可触——那是一位曾在南疆生活了十年的少年,每日在绿洲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读来有着分外的情切感,不疏远,不深奥。读完这本书,我用了七个晚上,就在图书馆的期刊阅读室里,并且亲笔写了读后感,郑重的塞在信封里,贴上邮票,寄给了自己。

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紧接着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读完了《寻找失落的西域文明》、《最后的罗布人》、《黑戈壁》、《西域探查考察大系:重返喀什葛里》。每本书,我都仔细的做了阅读笔记,并且将一些描写精彩的部分,做了记录。当然,书中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历史事件,是我所不能详尽知道的,我开始百度这些事件,并在图书馆里查到一些相关的资料,一并将之注释在书页的相关位置。

似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轻易结束,我越来越不满足于有限的书籍了。在过去的2015年下半年之内,我又开始了新的阅读计划,几乎图书馆三楼期刊室那个角落,成了每晚我了解新疆的场所。在这一学期之内,我进一步拓宽了阅读的范围:《西域探险考察大系》中的《橘瑞超西行记》、《塔克拉玛干考察纪实》、《亚洲的脉搏》、《新疆考古记》、《丝绸之路》、《楼兰》都成为我阅读的对象,这些书籍的作者几乎一大半都是外国学者,在近现代的中国新疆的活动记录,内容包括了新疆的考古发现、当时新疆自然环境、民风的记载。书中简洁、生动的语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留给我的还有对新疆的一个全新的认识——独特的环境下养育了独特的众人。

也是受这些书籍的影响,借鉴了杨镰先生的写作风格,我将在大学期间走访南疆克州——喀什地区的一些乡镇的见闻,在图书馆里用电脑一字一句的写成了几篇文章,那是我对实地了解的新疆,作了一次个人的总结。

如果说对新疆的了解,是为了弥补我十年中欠下的人情,那么自此以后的阅读,则是对心灵亏欠的弥补。

2016年之中,我开始了新的阅读计划,还是老时间,依旧是老地方。到现在为止,我已经阅读完了《且听风吟》、《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仓央嘉措诗传》、《雪国》、《白说》、《乡土中国》、《蒋介石传》,我承认阅读这些书籍,全是凭一时的兴趣使然,然而或许专业的影响“深入骨髓”,以至于看到这些书中的内容,哪怕是一个惹眼的细节,我都能或多或少的看到当时历史的痕迹,就拿《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仓央嘉措诗传》来说,它是一部优美的散文传记,如诗歌般的语言,把仓央嘉措一生的经历,写的生动清楚,就连对仓央嘉措被押解进京时神秘消失后的种种传闻,都记录在内。书中还对藏传佛教的种种仪式、上层斗争、与中原清王朝的关系,都在优美的文字中传达给了我。

或许,读书还有更深的魅力,那就是我对每本书中传达的情感的领悟。每读完一本书,我都会在扉页或是尾页,写上我自己的一些看法,当然还是没有脱离专业的影响,我对大多数书的看法都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那个时代——人的情感、活动,社会环境,诸如此类。或许,司马迁的《史记》对我影响太深,以至于我喜欢从人物的生平着手,来往大的层面看,诚然这些看法都是粗略的,但是读书后让我学会了思考。

           写诗

我喜欢诗歌,但是我却很少在大学期间买诗集来看,因为诗歌短小精湛,读来速度快,而且图书馆里有许多的诗歌——古体诗、近体诗、现代诗,一切应有尽有。不买诗集,还有一个原因是,做笔录时引用的话语较少,方便快捷。在图书馆,我读到了徐志摩的诗、席慕蓉的诗、海子的诗、林徽因的诗,尽管对他们“人人心中有,笔下无”的文字所触动,可是至今能够记住的,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倒是学会了写写自己那不成形、也上不了台面的诗歌,比如曾写了一首《沙怀中的绿洲》:

 繁花似锦的关内,春风

   西度玉门,是四月天

       苍脆的砾石滩涂

 矗立千年的烽燧,残蓬

红柳包下,是经年的积沙

 

       一曲驼铃悠扬

       一段传奇说起

       一行远古的客旅

       一排低矮的土坯

 

      四月的风沙,遮住

    历经沧桑的异域风情

     冰山融雪,亦有眷顾

   绿洲瓜果飘香,曾醉了

                                                              羁旅沙海的行人

 

          四月塞外柳絮不飞

          紧闭的窗扉,如同紧锁的心扉

          袅袅泛白的烟,却载不动

          南来的雁鸣

 

          我颤抖的双腿,

         不是穿越沙海的疲惫

          是来聆听

                                驼铃声里的旧事

                                作别融雪的绿洲

相比较现代诗的传情,我更喜欢古色古香的近体诗和宋词,我也在图书馆中找寻一些唐诗、宋词来读,并且还会看一些相关的理论性著作。也就是在这些著作中,我对格律、音韵有了初略的认识,根据《钦定词谱》和《词林正韵》我学会了填词,尽管填的一塌糊涂,但还是有那么几首让我感到欣慰,比如这首《渔歌子·寻佳人》:

                                红粉沾衣仰面香,

                                丝弦迷耳觅何方?

                                随花雨,乱衣裳,

                                瞧伊抚发笑来郎。

感慨

 很多时候,当我趁着在图书馆里读书的空隙,不经意的想起那些发生在老时间、老地方的“昨日旧事”,也只能是淡淡的一笑而过,这里把我大量的时间从无聊中解救出来,把我荒废的思维,重新给打理了一番,使之焕然一新。或许,四年的大学生活,我读不完上千本书、就是一百本也可能达不到,但是我在最珍贵的四年里,读了我认为最值得读的书,如此也就不枉那个坐在角落里读书的影子。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