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和你在一起

作者:郑豆豆 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121

  

  图书馆三楼报刊室里唯一的那张白桌子,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原因不止是白桌子只有一张,也因为它比其他桌子略高,让大个儿的我不必弯腰写字,趴着也舒服。

  白桌子被放在独有的一块空地上,一边是窗,窗对面是走廊,其余两面都是报纸支架,上面铺满日报晚报。四周围合,样子像是密闭空间却又独立开放,轮番坐在四把椅子上,报刊室的四个厅都能尽收眼底。窗外的阳光时常洒满这个角落。如果是晴天,白色的桌面反射着怡人的天蓝,两侧的报纸被微风吹起边角,窸窸窣窣的响声点缀着阅览室的静谧。坐在这里披着光线,抬眼望着对面桌椅上的人,午间的时光就在这里缓缓流淌。

  看书累了,我喜欢看人。

  坐在二厅东南角穿浅灰毛衣扎马尾的姑娘,一个上午都在跟一本厚厚的书较劲。书被摊开放在正前方,姑娘低头在书下压着的稿纸上写写划划,仿佛是遇到了一道很难算出答案的题,她托腮迟迟没有动笔。忽然,拿起笔用力划掉了前面的字迹,之后开始不停地写。我听见她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声,短暂而急促,正确答案好像正在被一步步地排列酝酿。终于,姑娘重重的停笔,翻着那本厚书,细细地看,当结果被验证后,她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换过一页稿纸,又俯身冲向前方的题海了。

  正北方向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对恋人。他们才来不久,就近坐在了靠门的正厅里。女生从包里拿出一个白册子,男生递过来两个接满水的水杯。大概是上课有些疲惫,女生趴在桌子上不愿起来。男生轻声劝慰着,拍拍她的肩膀。女生坐起来,拿出笔翻开了白册子,男生转身从背包中掏出一叠草稿纸,两人肩靠肩,一起学习。他勾画着重点,她认真地记录;他耐心地讲解,她仔细地倾听。时常有新来的同学从他们身旁走过,大家脚步轻轻,不去干扰这一对用功的恋人。

  三厅西北角,一位男老师正在看报,面前铺了三四份报纸。他看得很慢,常常半天才翻动一下,让只能看到侧影的我总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正午阳光透过窗射进来,遇到光滑的白色地砖反射散开,落在老师眼镜的金丝边架上,耀眼的金光格外醒目。他时常扶一扶眼镜,那道金光就在我的眼前跃动着,仿佛黑夜深海中远方的灯塔,指引你,如何在知识的海洋中扬帆远航。

  报刊室最远处的四厅,坐着一个戴棒球帽的男生,把自己埋进了一堆杂志里。他看得很快,一本杂志被三翻两翻就放在了一边。快速的阅读使他不得不常起身将看过的杂志放回原处,同时又去挑选新的。有时,或许是读到了精彩的章节,他兴奋地笑笑,做一个欢呼的无声动作,接着又换下一本杂志了。四厅人少,棒球少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阅读世界里,享受着悠闲快乐的阅读时光。

  有时,看人比看书有趣。

  唯一的白桌子静静伫立在窗边的角落里,动态镜头捕捉到来往的人群,或停或走,或坐或站,报纸架上的旧去新来。一幕幕日常温馨的熟悉,就在此刻,就这样,和你在一起。

 每个人大概都对图书馆有不同的感情。回想大一时第一次来,新鲜好奇的感觉犹在身边。时间久了,慢慢变成依赖,一天不去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就这样,一年一年,青涩的我们逐渐成长,相册的点滴反映着大家的变化。那张安静的白桌子,稳固地站着,亲切接待一批批青春的孩子们,看他们慢慢改变,最后成为自己心中想要的样子。

  四年韶光,转瞬即逝。

  站在大学的尾巴上,回眸我与图书馆的故事,温暖又独特。我曾在这里查找书籍,为了完成阅读作业,一次次借书还书;我曾在这里复习考试,为了拿到满意的分数,不断做题练习。曾经师兄师姐的劝诫总在耳边响起:多读书,图书馆是个好地方。依靠着这样的依赖感,我信步在它的各个角落。一楼的还书台,二楼的自然科学阅览室和社会人文阅览室,三楼的外文阅览室、报刊室和一号自习室,四楼的民文阅览室、古籍阅览室和二号自习室……还有走廊、过道、楼梯,我熟悉它的一切,就像孩子熟悉妈妈。

  和你在一起,不只因为你为我的四年提供了便利。那些进出的人群,新鲜的面庞,沐浴着你宽广的爱,在这里汲取知识,努力成长。一届一届的毕业生离开你,又有一届一届的新生走近你。朝朝暮暮,和你在一起。

  陪伴与感恩,心中那张白桌子永远在那里,它是我有关你的温馨记忆。离开的大幕终将落下,不变的,是岁月里的青春,和青春中,可爱的你。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