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我与图书馆

作者:陈江辉  建工学院 土木15级硕                              

 

  傍晚上完课,走出E栋的大门,远处的天山支脉在黄昏的光影里影影绰绰,近处的灯火也渐渐升起。和同学们一起去大食堂吃了顿不错的椒麻鸡盖饭,就要开始继续学习。我习惯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图书馆,推门,刷卡,打水,上我喜爱的四楼,寻一处空旷的书桌坐下,于是,又一个与图书馆有关的美好夜晚随着暮色慢慢展开,日复一日......

   我是何时开始一意孤行的把图书馆辟为私人会馆的呢?对于新大图书馆,我会想起入学的那个秋风渐起的九月天里,走进校园,刚放下重重的行囊不久,我就来到这里,眼光在层层书架中穿梭,脚步在走道里来回曳行,手指在书页间摩挲,那种满足不可言传。我更会想起遥远的过去,有一天,父母从报刊亭买了一本《金刚葫芦娃》的漫画书送给我,那个下午我是家里安静的楼道里度过的,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读完天色渐黑,读书的快乐冲淡了肚子的饥饿。

   从此我便一发不可收拾,书让我成为一个喜静的人,在同龄人奔跑呼啸在运动场,进进出出于游戏厅网吧的时候,我更愿意一个人找个地方静静看书。我尽己所能的收集周围的书,在我还不大的时候,已经看过《汤姆﹒索亚历险记》、《鲁滨孙漂流记》、《海底两万里》以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小年纪,我会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无限神往,会因“棋局已残,吾人将老,欲不哭泣也得乎”而感哀伤,也会在看到“谁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时击节赞叹。

  以后,课业负担的逐渐加重,让我的视线不得不由“外面的世界”回到教室的课本上,无瑕课外书,真的会让人感觉生活中缺少了什么,思考变得有些迟钝,视野往往停伫于眼前的事物。不过我得感谢那些优秀的语文老师们,锦绣河山、古往今来从他们口中道出,为我流淌出另一番精神世界,而课本里的华丽词章,让我在摇头晃脑的吟诵中不得不承认编书人的良苦用心。进入高中,我甚至为自己开了个小灶,下自习熄灯后,我会打上小手电,在被窝里捧起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寝室里的闹钟滴答滴答,看着看着不觉睡着了,连梦都是香的。

 

  上大学了,我由笼中小鸟变成了天际流云,飘飘荡荡,随心所欲。刚读本科,却发现学校的图书馆竟然在一片丛林深处,破旧的房子摇摇欲坠,满是灰尘。走进楼去,里面年久失修,墙壁斑驳,窗外的爬山虎似乎随时可能侵入。我有些失望,再走进阅览室里,一片拥挤,书架上的书层层叠叠,有些凌乱,书架间的走道不能满足两个人并行,我的失望加重了。我在里面挑了两本书名让我有些兴趣的书,在书桌前看起来,想不到一看就着了迷,确是好书。书的真谛还是在内容中的,怎样包装,藏于何处倒是其次,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以后,我不仅喜欢上了这幢破楼,而且有了依赖。老旧的楼,反倒显得古朴自然,卓然于高楼大厦之间。书籍破旧,岁月的厚重仿佛熠熠生辉。正是在这里,我从梁启超那知道了真实的李鸿章,还从琼瑶那听得一个叫做《窗外》的爱情故事,是《三毛全集》把一个西起撒哈拉沙漠、东至南美洲海岸的全新世界交给了我,而那时火的不行的一本《读大学,究竟读什么》给我指明了前行的方向。

  不到一年以后,老图书馆被遗弃了,另一个号称安徽最大的图书馆在一侧拔地而起,开门迎客。新的图书馆确实美轮美奂,除了一些来自旧馆的书,一切都是新的。我当然是又惊又喜,又重新选定这里泡馆,虽然偶尔还会怀念旧馆里旧旧的时光。我的大脑以书为媒介,穿行于历史、地理、政治、经济、文学等等之间,书教会人用一种复合的眼光看世界,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自己。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上大学后,我有了一定的能力去远行。我钟情于文化底蕴浓厚或者自然风光淳美的地方,那里让我可以尝试在历史的坐标中找一找自己,给我有些躁动的心寻个栖息之所。我在庐山的含鄱口心神荡漾,在长城的皑皑冬雪中想象当年的金戈铁马,在岳阳楼上遥望洞庭,在东坡赤壁下默背前、后《赤壁赋》,看了《寒食帖》眼中泪花打转,也会在黄山的翻滚云海、鄱阳湖的浩浩波涛前物我两忘......

  现在,我在西北,在新大,在图书馆。走了许多地方,也去过很多图书馆,我会把小时候看书的楼道看做我的小小图书室,也在看到南京图书馆后领略到什么是汗牛充栋。我渐渐明白,为什么一个天一阁寄托了那么多文人骚客的情怀,为什么《埃及艳后》里艳后会因为凯撒火烧国家图书馆而雷霆大怒,为什么《肖申克的救赎》里小小的图书室可以救赎灵魂。读书,是大到民族国家,小到家庭个人都要做的事,甚至是要当做兴趣爱好乃至事业的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绝非酸腐文人的浅薄之见。大言之,书是一个民族的挺拔的脊梁,虽然书脊脆弱;小言之,书教会我们做人,教会我们做事,虽然书籍无声。黄山谷说:“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杨绛又说:“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的太多。”对我而言,有书的地方就是心灵安放的地方,有书的地方就是图书馆,哪怕是高山之巅,深谷之中,戮力前往,痛并快乐着......

  外面的校园广播开始悠扬,阵阵旋律渗入夜里,该回去了。我收拾好书本,将桌椅归位,缓步下楼,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快乐。图书馆,明天,再见!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