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月专栏

读书也疯狂

作者:宋斌 机械12-1


 虽说生在农村,但自打记事起,家里就有闲书供我翻弄,至于真正意义上的阅读是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的,自此之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借书、买书、抄书已成了一种生活习惯,自然而然,我与书的情缘也愈深,我的读书也愈渐疯狂。

 如饥似渴。

 当只身来到城里上高中,我才真正晓得了小巫见大巫的道理。单就市里那处新华书店所售卖的书籍,十之八九是我之前都没有阅读过的。如此体量巨大的书目摆放在眼前,就仿佛一顿诱人的饕餮盛宴在那里,只馋得我满嘴口水,你可以想象得到那一刻我要一眼“吞食”掉所有书目的心情是多么焦急、迫切。

 上大学之后,图书馆内的书籍书相比之前高中时所阅读过的书店售卖书籍数量上立刻又增加数百倍。记得,刚到南校图书馆的那一天,当我在一楼没有扫视到一片书籍的身影之后,我立马飞奔到二楼,螺旋形的阶梯不但是知识的阶梯,智慧的阶梯,也是我看望老朋友的阶梯。多少年阅读的习惯,已经切实让我把书当作了自己人生中十分重要的朋友,所以,不仅仅是去阅读书籍,更多的是重温故友情怀。

 早上十点半进入图书馆,从二楼一直到四楼,每一层我大概用了二个半小时,我记得中午没有吃饭,一直呆在图书馆里,直到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我才离开。

 这一天之内,我遵循着“不求甚解、粗观大略”的指导原则,翻阅书目到底多少我没有数过,不过我知道的是我在上下五千年,东西南北中游走。

 每每看到精妙动心的地方,我会立马拿出本子和笔开始做笔记,现在再翻看这些笔记,我的内心还是那么有激情、有共鸣、有体悟、有温暖!

 如痴如醉。

 上了大学之后,阅读的习惯一直不曾随意“丢弃”,我时不时就要去趟图书馆,也未必就是去借书,只是静静地呆一处书架前,挑选一本好书,这犹如女儿挑情郎,选完书籍,把借书牌替换下,再寻觅一个宽大厚实的书桌坐定,心无旁骛地进入我的书乡,在那里沉醉,在那里感悟人生的酸甜苦辣咸。

 曾有一次朋友开玩笑,把我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悄悄地拿走了,而我却浑然不知,直到那位朋友拿手机敲打我的头,我才知道身后居然藏着一个“扒手”!

 除了在图书馆直接读书外,我也经常借阅书籍,目前已经借阅210多本。

 一旦借阅了书,我一定会仔细认真地珍爱着她们,就像对待到家的老朋友一样,一旦阅读中见到破损可以修补的地方,我都会尽力修复,打了大褶的,我就一遍遍延平,有铅笔图画的地方,我用橡皮擦轻轻地擦拭掉,有散页的我就用固体胶一点点粘合在一起,如此种种,呵护着我心爱的书儿。

 曾有人问我,你修补是不是害怕被发现书里有缺损被罚啊?我回答到,首先这书借的时候已经残损,其次我也不怕罚款,敢作就敢当嘛,最后我修补它是因为我深爱着书,如果你真的喜欢了一个女孩了,你会去伤害她吗?你会着她的衣服有污渍,而不想着赶紧帮她洗去这脏污吗?

 我若不痴情于书,我怎会关心书的破损,怎会为她修补,

 我曾“试图”成为一名义务图书馆修补员,可惜,由于只招贫困生,而我没有相关贫困证明,此事只好作罢,但修补那些破损书籍的事我还一直在做,这就是所谓的慎独”吧。

 如癫似狂。

 说到读书,历史上有个与读书有关的美谈,这个千古佳话就是宋朝苏舜钦汉书下酒。说的是苏舜钦每次读到《史记》里张良刺杀秦始皇一段时,就会为张良没能刺杀掉秦始皇而惋惜,于是接连饮下数十杯酒以抒情怀。相比这位苏舜钦,我的阅读疯狂还是比较“温柔的”。“每有会意,便欣欣然忘食”的事情还是有的。每次读到与古人在人生感悟上有共鸣地方,就不免感慨万千,怎么几千年前,先人就有这样的感受啊!有时,读着读着,忽然眼前豁然开朗,之前所有的疑问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种快乐和喜悦真是不足为外人道矣!每到这般的读书时候,我都会在原地来回踱步,回味着刚才的兴奋与幸福。之后,我会买上一瓶可口或者百事,一饮而尽,借以纾解内心那种共鸣之后的激动心怀。偶尔,在阅读到十分出彩的文章时,我不自主地站起来,开始“大呼小叫”,叫出来的东西连我感到诧异,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呢!

 读书,还是要一点疯狂的劲头的,你知道吗?你的疯狂换来的会是一种惊喜,这就是书儿给予你的无穷智慧和无上快乐!

 

 

 
 
 
                                                新疆大学图书馆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 Reserved